Posted on

近期,新冠肺炎疫情仍然在法国持续传播,尤其是青年人群体感染率上升较快。据法国卫生总署发布的最新数据,截至当地时间28日14时,法国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达到183804例,累计死亡30223例。法国卫生总署已将9个省列为疫情敏感地区。

而就在这一时刻,著名的法国南特大教堂却又发生火灾——经过警察调查,竟然是教堂内的一位志愿者放的火。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

同时,这场大火也不免让人想到一年前的巴黎圣母院被极大的燃烧破坏,以及今年初美国华人博物馆和近两年频频发生火灾的巴西博物馆。或许,现在的世界更加需要人们真诚的祈祷与反思——让一切灾祸远离世间吧!

南特大教堂是一座具有近800年历史的百年老教堂,从外观来看是一个典型的哥特式风格教堂。火焰般的锯齿形堡垒,十分引人注目。走进教堂内部,是典型文艺复兴时期的宫殿风格。同时,这里也是法国安娜·布列塔尼公主为她双亲——公爵弗朗索瓦二世和公爵夫人玛格莉选择的的陵寝地点。

但是,一场大火,让这座百年教堂的辉煌历史被付之一炬。据当地宗教人士称,火灾的起火点分别位于教堂主建筑两侧和放置管风琴的平台。大火不仅将教堂主建筑正面16世纪的彩色玻璃窗全部击碎,也将自1621年就安置于此的管风琴完全摧毁。此外,大火还烧毁了教堂里的部分文物和艺术品,包括让·希波吕特·弗兰德林(Jean-Hippolyte Flandrin)1835年描绘南特第一任主教的绘画。同时,教堂地基也受到火灾影响,随时有坍塌的可能。万幸的是,这场大火并未波及教堂天花板及其它部位。

1972年,南特大教堂就曾在一场火灾中遭到损毁,1985年修复完工后重新开放。这座命运多舛的老教堂不仅是文艺复兴时期的杰作,也是南特市历史和遗产的重要部分。而如今,距离“巴黎圣母院火灾一周年”仅仅过了3个月,法国南特大教堂就让梦魇再现。

当地时间7月26日,法国警察逮捕并起诉了一名教堂里的志愿者,他承认是自己放火点燃了教堂,并严重烧毁了南特大教堂的内部设施。

这位39岁的男子来自卢旺达。他正在申请法国国籍以及庇护,之前曾经因为自己续签不顺利、一度让签证过期而表示不满。在教堂大火刚刚熄灭时,这位男子就曾被捕,随后被释放。当地检察官办公室称,在新的证据确定这起案件是纵火之后,他于上周六再次被拘留。

“我的客户正在积极配合,”代表这位志愿者的律师昆汀·查伯特在南特对记者说,但未提供有关嫌疑人动机的信息。查伯特补充说:“显然,如他所说,他的悔改让他感到宽慰……作为一名信徒,对他来说,呈现这一努力很重要。”

南特的检察官皮埃尔·塞内斯(Pierre Sennes)在周日表示,嫌疑人“未详细说明其动机”,并将对其进行精神病学评估。根据塞内斯的说法,这位志愿者在被拒绝签证和庇护后于2019年11月被命令离开法国。

塞内斯在接受法国报纸Presse-Océan采访时称,这位志愿者人被控纵火罪,将面临最高10年的监禁和17.5万美元的罚款。

南特的大火同样也让人们想起了巴黎圣母院。“继巴黎圣母院之后,位于南特心脏地带的圣皮埃尔和圣保罗大教堂起火了,”法国总统伊曼纽尔·马克龙(Emmanuel Macron)在大火当天清晨的一条推文中感叹。“为我们的消防员提供支持,他们冒着极大风险拯救了这座城市的哥特明珠。”

法国政府表示将尽全力恢复南特大教堂,但根据DRAC国家遗产机构负责人菲利普·查伦(Philippe Charron)的说法,教堂内部的主要设施很可能无法保存。查伦说:“ 保护教堂遗址将需要数周的时间,并且将进行几个月的检查。” 他随后补充道,重建将需要数年时间。

南特(法语:Nantes,布列塔尼语:Naoned)是法国西北部大西洋沿岸重要城市,城市主体座落于卢瓦尔河下游北岸,距入海口(卢瓦尔河导入比斯开湾)约50公里,是法国人口第六多的都市。

南特同时是罗亚尔河地区与大西洋罗亚尔省的首府,它也是布列塔尼地区历史上最重要的城市,在文化上也是如此。南特这个名称是源自于Nemn tes,这是一个罗马帝国攻占高卢之前定居于此的一个部落。

据悉,法国国家遗产保护委员会将会筹资重建在大火中烧毁的大管风琴,这是因为大管风琴对教堂不仅是文物,更是宗教仪式的必须品。

南特大教堂的管风琴历史可以追溯至1620年,制作者是昂热的管风琴工程师雅克·吉拉德,管风琴有49个音栓、5层手键和10个风箱。法国大革命时期,它得以幸存,二战轰炸时期,它得以幸存,1972年大火,它得以幸存,就在火灾前一天管风琴演奏家米歇尔·布尔谢尔(Michel Bourcier)还用它演奏乐曲。今年本是它400岁生日,却没想变成了它的祭日。

区域消防负责人费雷(Laurent Ferlay)表示,这次南特大教堂火灾造成的损失,与去年巴黎圣母院的毁灭性火灾不相上下。

管风琴是欧洲历史悠久的大型键盘和气鸣乐器,最早靠水压发音,后来用风箱靠空气压缩发音。现在有的用电动或电子发音。传统管风琴由音管、音栓、键盘、轨杆机、风箱、琴箱组成,是工业革命前所有机械设备中最为复杂的的存在。

因为管风琴的每个音符都对应一个独立管道,有些大型管风琴甚至拥有上千根管管道。

从十世纪左右,管风琴开始进入教堂,一方面作为伴奏工具,另一方面,管风琴优雅庄严的外型也能为教堂增色不少。

事实上,数百年来,南特大教堂中这座管风琴的历史已经和南特大教堂的历史融为一体。1619年,风琴制作人雅克·吉拉德(Jacques Girardet)接到一个任务:为南特大教堂制作一座管风琴。

吉拉德也许不会想到,这座管风琴日后要经历那么多浩劫,而每一次,都能幸免于难。

但掌权的人们不想留下这个长期以来都是王权象征的建筑,他们打算让教堂被革命者们随意破坏,管风琴拆下来拿去铸铁,为国家搞建设贡献力量。

眼看管风琴就要被破坏,在场的管风琴家丹尼斯·乔伯特(Denis Joubert)灵机一动,立马现场演奏起革命者们最爱的《马赛曲》,革命者们的情绪才渐渐平静下来。

1800年5月25日,南特布列塔尼公爵城堡的西班牙塔发生爆炸,而那里是存放军火的地方,这场灾难造成西班牙塔附近60人丧生、108人受伤、100多座房屋受损,南特大教堂的彩色玻璃窗也因此被毁坏,但玻璃窗后的管风琴却奇迹般的毫发无损。

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,南特大教堂被从天而降的炸弹轰炸,管风琴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损坏,但后来都修复过来了。

1972年,一场大火席卷南特大教堂,当时工厂负责人约瑟夫•贝切特(Joseph Beuchet)带领他的工人,与消防员一起勇敢地冲进火场,拼死将管风琴覆盖起来,以免让琴受到消防用水的损害。

自1627年投入使用以来,已经有34位乐师在南特大教堂的管风琴键盘上留下历史的音符。

管风琴的乐声,已经成了南特这座城市的象征。南特人民不安的情绪,总会被它温柔地抚平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